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好的时光

父母在,你们在,我也在。经济独立,可以读书可以躲懒

 
 
 

日志

 
 
关于我

本该还有些东西印在心里,却因为年纪小,等待长大的时间又太漫长,能忘记的就忘记了,有些不该忘的也淡了记忆

网易考拉推荐

小学曾在,而今已非  

2007-10-16 21:40:18|  分类: 偶尔蛋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梦见小学,最近梦见它的频率很高,虽然在梦中它只出现一些不完整,跳跃的场景,那划着三八线的桌子,或有了裂纹的黑板,或操场上那棵茂盛梧桐,都是它特有的,它不是我的初中、高中、也不是大学,我即使在梦里也知道,是我的小学。

 对于小学,它既不是我最快乐的阶段,也不是我成绩最好的阶段,当然也不是最遭的阶段,也许只因为,它的环境太接近于我的童年。

 那是所村里的小学,加上附近两三个村的孩子也在那念,我就是外村的孩子之一。村里跟我一级在那学校念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堂姐,小绛,她虽然是收养的,可跟我同龄的村里就她一个小女孩,而且我并没有别的女性亲戚伙伴,至于男性,8个堂表哥和一个亲哥哥,总之很缺同性玩伴,是以跟小绛的关系很不错。还有一个,是邻居小强,说的好听点就是青梅竹马,其实也就是从小要么互相争东西,要么一起在他的姐姐以及我的哥哥后面当跟屁虫的难友。学校很旧,很小,现在对比一下,一整个学校也就大学一个标准运动场那么点。那时我住在村子里,从没去过城市,没见过火车,最繁华的场景仅止与元旦外婆家那3日的交流市场[类似于赶集]以及电视剧里出现的城市。

 那时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理想,读书,念大学[那时念大学真是个伟大的理想……因为还没扩招,不像现在即使念着一类大学同学们还抱怨当初怎么不再努点力念个名牌呢],当个天文学家[当时很着迷夏夜的星空]。后来也有过很多理想,比如说教师,作家,考古学家等等……现在念的却是生物……而且生活有些迷惘,暂时只想到读研而已……

 小学最快乐的事莫过于经常不交作业。爸妈忙生计,是从来不会参加家长会的[爸爸没见小学5年在学校露过面,至于妈妈,好像小学面试时是她带我去的,妈妈现在还说清楚的记得那时校长问了我3个问题:1、你几岁了?2、你会从1数到100吗?3、猪有几条腿?鸡呢?我都给予了近乎于标准答案的回答[现在也崇拜校长给予的第三个问题],我的生平第一次面试顺利过关,开始了我的小学生涯。仗着爸妈不会参加家长会,平时更不会在学校出现,而我家远,村里的先生是绝对不会去我家家访的,我觉得自己那时就开始不纯洁了,懂得利用时势了,每每不交作业。或许老师也是偏心的,看我成绩还可以,也竟从没拉我去办公室面壁。家里么,爸妈只在学期末看我成绩单,我从来也没让他们失望过。我觉得我利用一切机会偷懒的大毛病是那时开始生根的?还是骨子里的懒从那时候开始露出端倪的?现在在家的时候妈妈就总说我懒的骨头都要出虫了。

小学最日常的课间活动应该就是跳皮筋了,每每一下课,班里女生就分几波涌去操场占场地,通常是树荫下。还记得五年级[那时候学校很小,一个年级就一个班,所以我们那会只说自己读几年级,而不说几班]教室门口有棵很大很茂盛的梧桐,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学校那些树的名称。如果梧桐树下被占了就去泡桐树下或更远的在东南角的女贞树下。我那时候还不胖,跳皮筋不算顶好,也不算顶差,基本上跟跳,在实在没人才的情况下,偶尔也带跳几次。那会儿皮筋也是件奢侈品。只有几个人有。有时候逢年过节做新裤子有作为松紧带的皮筋多了,可以央求要一段,可惜不会很长。好像曾经有过一段蓝白间色的皮筋,有时候周末在家不能跟同学一块跳就在家门口用两条椅子撑着跳。这时候如果老哥在,也会跟我一块跳,那时老哥还会跳非常女生的‘香栀花’,现在估计打死他也不肯跳了吧。中性点的跳法也比较多,像“小剪刀”等。老哥跳的比我还强。小学时丢沙包跟绑带子也很流行过一阵子,还记得是我自己亲手缝的沙包。

说到那棵梧桐,也不能不怀念一下,毕竟那时候在我们那梧桐树还不是很常见的,我很喜欢它叶子的形状,秋天也捡到几张压到书本里过。夏天午睡的时候经常开始睡不着时眯着眼[小学时午睡不乖乖闭上眼是要受批评的]偷偷看那梧桐叶在午后的阳光与微风中摇曳,专心的听着叶子沙沙响,一会儿就会睡着了。这也许也是我现在特别喜欢听叶子的沙沙声入睡或在梦里经常听见这声音的原因之一。

小学每年最期待的是就是春天放风筝了。这也是我和老哥春天特别有干劲的事。老哥做的风筝可以飞的很高,所以他成一度成为我的偶像,虽然风筝的形式总是很简单,菱形的主体加上两条常常的尾巴。有一年似乎做了蝴蝶状的风筝但是放不起来,所以那时候可能认识到简单点也许是件好事。春天的田里总是不乏紫云英和油菜。留在记忆里的紫云英现在想起还是觉得美的梦幻。放学路上总会顺手摘些做“眼镜”。至于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那时候只隐约有点朴素的美感,也许是见多了吧,并不是特别喜欢。现在就不同了,也许很多年没见到,每年春天学校的油菜开了都特别喜欢[学校有个油菜基地],似乎所有跟童年有关的事物我都特别喜欢。春天在开满各种野花与菜花的田野里放风筝真是件惬意的事。现在都享受不到那种乐趣了。今年三月有跟希亲去武昌江滩放风筝,那次有放到最高,回来兴奋了好几天。但小时候放风筝的感觉再也找不回来了。老哥做风筝一开始都拿老妈冬天织毛衣的细竹针当骨架,为此老妈没少“批斗”我们两个。那之后物资可真贫乏不像现在。每年批斗归批斗,做风筝归做风筝,再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我们的兴致。老妈无论把竹针藏哪最终都是逃不了做成风筝骨架的命。

 小学印象深刻的还有春游跟秋游时的野炊。那是小学三年级才开始有的活动。曾经很傻的自豪过的一阵子是因为第一次野炊时我跟老哥在河滩卵石堆上用自己砌的灶炒菜,校长过来给我们拍了张照片,洗出来之后挂在老师办公室的纪念框里.我每次去老师办公室交作业或背书看到那张照片就有想偷笑的冲动。毕竟那时候相机还没普及,照片可是个珍贵的玩意。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野炊也相当于远足吧,不过那时候我们那没有这种文绉绉的说法。每年的目的地基本相同,大约是离校10里路远的一个山沟沟里面。每次回来脚都酸的要死。这时老爸就开始教育我说他们小时候可是经常要去那砍柴的,哪像我们一年才去两次。从这个话题引开,饭桌上老爸老妈就顺此给我们勾勒他们的童年。末了必感慨下当初他们多不容易我们又是多么身在福中不知福。

 …………………………

 写不动了,一回忆起来满脑子就乱糟糟的崩一堆出来。好好理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