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好的时光

父母在,你们在,我也在。经济独立,可以读书可以躲懒

 
 
 

日志

 
 
关于我

本该还有些东西印在心里,却因为年纪小,等待长大的时间又太漫长,能忘记的就忘记了,有些不该忘的也淡了记忆

网易考拉推荐

时间  

2009-01-31 13:37:02|  分类: 偶尔蛋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15日

   中午和佳子吃完饭一起顺一段路到实验室。经过校医院对面的那片空地,夏天的时候曾长满荒草,还有立着的三四棵高大茂盛的梧桐。现在草都已枯黄冻败,低低的伏在了地上,而梧桐,也被风雨霜雪剥光了叶子,只剩光突暗哑的枝干,昭告着冷清的冬日。

   曾传言要在这里盖一栋新的生科楼,不知道以后是何模样?再走一段,要到新盖的园林楼,说新也不新了。有一两年了吧。记得大一时这里凹陷下去,朝远方扩展开,路边是桥栏模样,望出去,仿佛是干枯的河床。还记得种着菜,也放牧的几只耕地的黄牛,一派乡里淳朴气息。佳子说她已记不清当时的情景。毕竟也是04年的事了。原来这一路的荒凉,现在都已是学校新兴的实验楼和教学楼。

   时间是种魔法,那些每天每天的琐碎遮蔽我们了的眼睛,不知不觉就让我们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就像九几年时候,我第一次到义乌江边上,那里的蒿草长的比我还高。筑起的由于年限久远已显斑驳长满杂草的岸堤顶芦苇茂盛。后来蒿草被割了,我家清理一一块两间房的小地搭了个临时房住在那里,再后来,一整个村庄都搬在这儿重建了新房,于是,一住就是这么十几年。芦苇们也全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规整的江滨绿廊,被称为樱花园。公园很漂亮,家人饭后总是要去散散步的。只偶尔的,我很怀念那些芦苇和那些杂草。比如今天。

   所以说,很多年以前的事,都是慢慢的遗忘或偶尔还念;很多年以后的事,谁也不能有个准信儿;我们活在当下,应该是可以把握住些什么的时候。我低头摊开手掌,企图从掌纹里看出些什么,抬头从指缝里见日头从东到西,就这么过了一天又一天,叹一声无聊。终究什么也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